掇刀文艺
【散文阅读】马俊芳散文三题
日期:2018-09-18    文章点击率:201    

马俊芳散文三题

 

《石头记》

 

清晨,被一阵鸟声唤醒。叽叽、啾啾、喳喳、咕咕……声音有高有低,清脆悦耳,其间还夹杂着溪水的伴奏声。这是一曲绝美的原生态轻音乐,它甚至超越了班得瑞的钢琴曲。

这么美的清晨,我得出去走走。

出门恰遇几位诗人朋友,都是一同来神农架学习的青年作家高研班同学。她们说去溪边捡石头,我欣然前往。

这条溪流名香溪源,是香溪的发源地,因哺育过屈原和王昭君而闻名于世。此刻,它正从木鱼镇的一座石桥下穿过,在快乐地歌唱。我们一个个像孩子一样兴奋地跑到溪边。

溪水清澈见底,整个河床躺满大大小小的石头。这些石头温柔、宁静,就像香溪源孕育的一群乖巧的儿女。在溪水长年累月的爱抚下,它们周身洁净,眉眼清晰,我们迫不及待地俯身捡拾。有个美女诗人不顾秋天溪水的寒凉,竟然脱了鞋袜踏进了水中。没多久,我们分别捡到了一堆石头。有大有小,有圆有方;黛青色、浅黄色、紫红色;螺旋纹、沙粒纹、胡桃纹……颗颗都是精心挑选,个个都是饱满圆润。

我拾到了近二十颗石头,其中有两颗最是喜欢。一颗大如鹅卵,底色为黛青,由浅灰、乳白、赭石三色条纹呈螺旋状缠护,纹路有粗有细,和谐而美观。根据它的色彩和形状,我给它命名为青玉。另一颗接近菱形,表面为淡紫色,侧面有深紫、浅紫、乳白、淡黄四色条纹,行云流水一般缠绕着石身。我也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紫晶。

美女诗人捡的石头也与众不同。有一颗鹅卵石,底色为浅灰,周身却点缀着黑的、红的斑点,似彩色沙粒。另一颗呈方形,乳白色与深紫色斑块参差排列,色调清晰明朗。还有颗几乎全身漆黑,石身仅仅勾勒了两条浅黄色的花纹,就像国画中的留白艺术。我是不是该叫它墨玉呢?

看着捡来的这些石头,我爱不释手,分别给它们拍照,并题诗一首,晒在了朋友圈:

香溪源孕育了众多子民/这些子民有不同的长相/圆的、方的/贝壳样的、鸡蛋形的/不同的身体里/住着相同的风与雷电//也有不同的肤色和皱纹/紫红、土黄、黛青/螺旋纹、胡桃纹、沙粒纹/它们,或许叫水晶、玛瑙/或者层纹、草花//溪水是清澈的/被它拂过的/石头的眉眼也是清澈的/一群写诗的女子,在溪边捡拾/也在捡拾丢失的纯真//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在木鱼镇,我对着一群香溪源的子女/参禅悟道/心底一片澄澈

一位男诗人看了心血来潮,竟和诗一首:

一群女子/捡石头/在香溪边/其实/她们想要捡的不是石头/而是想捡回/一个叫昭君的女子

只有男人才想捡个昭君回家!我灵机一动,将他的诗改了两个字:

一群男子/捡石头/在香溪边/其实/他们想要捡的不是石头/而是想捡回/一个叫昭君的女子

这一改,引出许多文友围观。在湖北省第七届青年作家高研班交流会上,我以朗诵的形式把这首诗送给了大家,并开玩笑地说:“希望在座的每一位男士都能捡一个昭君一样的女子回家。”大家听了哄笑一片。

这些精美的石头是女娲补天遗留下来的吗?有朋友说是神农奇石,有朋友说我发财了,有朋友让我多捡点回来……看着繁重的行李,试着提了提沉重的石头,我有些犹豫。

我终究还是无法舍弃这些石头。它们已被女娲遗弃过一次,我不能再将它们遗弃!咬咬牙,狠狠心,我将它们塞进了背包,坐汽车、上火车、钻的士,千山万水地带回了家。

如今,我把它们安放在一个较大的玻璃缸中,每天以漳河水来喂养,用我的真情来浇灌,希望它们都能变成我的通灵宝玉。

 

《山水家园》

 

它很小,小得在地图上找不到踪迹,小得就像人身上的一个毛孔。但它有山有水,有凉亭和公园,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宜居之地。

 

一座山

山不高,也不陡峭,连绵起伏着,温柔得好似几个饱满的乳房。山不大,树木却不少。马尾松、栎树、杉木、白桦、苦楝、橡树……还有些实在叫不出名字。这些树有高有低,有浓有淡,参差地错落在山中,让这样一座小山不再显得单调,反而变得丰盈。

山名也不洋气,名曰金牛。最初听到此名,觉得像某位仙人的坐骑。或许这坐骑因贪玩来到了凡间,仙人一生气将它变成了一座青山,惩罚它到人间当守护神,守护一方水土,让它永不回天庭了。

山中鸟儿众多,有麻雀、白头翁、山雀、白鹭、乌鸫、斑鸠……每天清晨,睡眼惺忪之际,总能听到各种鸟儿婉转的歌声,就像在倾听班得瑞的一曲轻音乐。雀鸟啁啾,时而激昂,时而舒缓,纯净、优美,让人心神宁静,给人一种原生态的美感。

有鸟必有动物,这座山虽小,动物却不少。老鼠、蛇、野鸡、黄鼠狼、野兔……这些精灵都是山的主人,在幽静的天地里无拘无束地生活、繁殖。我最感兴趣的是野鸡。野鸡体形较家鸡小,但尾巴却很长。雄野鸡羽毛华丽,头顶黄铜色,两侧有微白眉纹,颈部为鲜艳的紫绿色,并具有明显的白色颈环。雌野鸡与雄野鸡相比体形较小,尾羽较短,羽色暗淡,大都为褐色和棕黄色,并杂以黑斑。能看到野鸡的机会是极少的,我有幸看到过两次,其中有次是一场激烈的搏杀。一天午后,我来到山林中漫步,突然听见前方有“咯咯”声。快步过去一看,吓了我一身冷汗。原来那里正在发生一场战争——一条蛇和一只雄野鸡正在搏斗。蛇不算粗大,细长细长的身体盘曲着,头对着野鸡高高扬起。一只亮丽的雄野鸡正蓬松着羽毛与蛇对峙着,口中发出尖锐的叫声。我找了根长树枝,壮着胆子将蛇挑开,制止了一场血战。回家路上碰到一老人,我忍不住将蛇鸡大战的事告诉老者,老人说这是龙凤争窝,说这是一块风水宝地,蛇与野鸡在争地盘呢。我半信半疑地回到了家。

春夏之际,山中树木苍翠,野花盛开,整座小山都弥漫着一阵草木的清香味。一阵春雨过后,山中会突然冒出许多鲜嫩的蘑菇,如雨后春笋一般。有兴趣的时候,我会约上几个好友上山采摘。那蘑菇一个个为黄灰色,长着圆圆的可爱模样。我们顾不上脚底沾满粘稠的泥巴,欣喜地采摘着。不到一个时辰,我们就会摘上一大袋,又可以吃上几天新鲜的野味了。

金秋时节,我最喜欢去山里拾橡子。秋天的山林,满地都是金黄的落叶,像铺上了金色的地毯,脚踏上去软绵绵的。然后,在几棵大橡树下,我开始在落叶丛中寻找。橡子是橡树的果实,形似蚕茧,色棕红,外表坚硬。我一边找寻,一边在心里背诵舒婷的《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舒婷是我读书时代所喜欢的诗人之一,她的《双桅船》和《致橡树》是我经常朗诵的诗歌。喜欢上这可爱的橡子,其实是因为喜欢抒写它的诗人,喜欢诗歌里的那种不卑不亢、至真至纯的爱情啊!

雪后的金牛山更加迷人,到处是白茫茫一片。我们在山中打雪仗,摇雪枝,甚至趴在雪地上拍照……整座山林响彻着我们的欢声笑语。

多少年了,这座小小的金牛山始终坚守在这里,保护着这里的一草一木。

 

一湖水

 

山下有一湖,据山定名,曰金牛山水库。水库为小一型,面积不算大,但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仍给人一波万顷之感。

湖中鱼类众多,草鱼、鲤鱼、鳊鱼、鲢鱼、鲫鱼、青鱼……应有尽有。有时在湖边漫步,会看见鱼儿在水面摇头摆尾。它们是一群自由自在的生灵,在这样明净的湖水中畅游,一定少有烦恼吧?许多钓鱼爱好者经常提上钓鱼工具来到湖边,选择一处阴凉之地开始垂钓。我也曾握着鱼竿钓过几次鱼,不过只钓了几条小鲫鱼。和我同去的好友是钓鱼高手,有一次他居然钓上来一条十多斤的草鱼。我们一个个兴奋不已,都抢着和大草鱼拍合影照,发朋友圈,忙得不亦乐乎。

湖中有一小岛,岛上有树,有鸟,也有陆地。记得二十年前,我和一群朋友曾划着一艘渔船上过一次小岛,在那里野炊、畅谈,还玩起词语接龙的游戏。返回时,我握着两个木制的船桨,学着渔民划船的模样摇起橹来。在吱吱呀呀的摇橹声中,我居然发现船在倒退,并没有如我所愿地前进,只好作罢。

有风的时候,湖面荡起阵阵涟漪,我不由想起沈义甫八岁时和他师傅对的一副对联:“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此时的湖水有春风为它伴奏,应该是欢快的吧?偶尔会有几只水鸟在湖面盘旋,突然一个俯冲扎进水中,片刻又钻出水面,口中就多了一条活蹦乱跳、闪着光亮的鱼儿。水鸟转眼间就飞得无影无踪,去独享它的美食去了,只给湖水增添了几圈烦恼。

黄昏时分,渔民喜欢划着渔船撒网捕鱼,船舷边往往站立着几只黑色的鸬鹚。鸬鹚别名鱼鹰,是一种善于潜水捕鱼的禽类,嘴坚硬而长,呈锥状,适于啄鱼,下喉有个小囊。渔民将它们驯化后,就常带它们划船捕鱼。在鸬鹚下水之前,渔民先在它们脖子上套一个皮圈,以防它们将捕到的鱼吃掉。鸬鹚捕到鱼后跳到船上,渔民就帮它们把嘴里的鱼吐出来,然后奖励几条小鱼给它们吃。此时,天边燃烧着片片晚霞,微风轻拂着宁静的湖面,行驶的小船、质朴的渔民、可爱的鸬鹚,构成了一幅渔舟唱晚的画面。

春暖花开的季节,湖边垂柳依依、绿草如茵。金黄的油菜花在湖边尽情绽放,绿油油的麦子随风荡起阵阵麦浪……此情此景,真像一幅清新亮丽的油画。

最有趣的是在湖边捡地捡皮。潇潇春雨过后,湖边草坡上长满一种野生菌——地捡皮。黑黑的地捡皮像黑木耳,黄黄的像金玉,晶亮而鲜嫩,是一道富有营养的天然美味。

一湖水养一方人。金牛山水库年产淡水鱼几千斤,浇灌庄稼上百亩,为村民创造了美好的幸福生活。

 

一村人

 

水库旁新建了一座村庄——金山新农村。新农村建设的有普通住房和乡村别墅两种。普通住房为八层楼的家居楼,清一色的青屋顶,红墙面,白色窗棂。乡村别墅都是两层的小洋楼,设计更是时尚美观。它们都是天蓝色屋顶,浅黄墙面,白色窗棂和栏杆,比城市建筑还要新潮。每栋楼前都有整齐划一的花坛,每家每户在花坛里种植了各种鲜花,有鸡冠花、大丽菊、金盏菊、兰花草等。别墅设有后院和车库,院子里也种了许多花草。

新农村除了新建的房屋,还建有生态公园。公园内种植了许多花草树木,有紫薇、腊梅、桂花、白玉兰、紫荆、棕榈树、铁树、冬青树……里面有个凉亭,由六个朱红圆柱支撑,碧瓦飞檐,古色古香。凉亭内有石桌石凳,桌上画有象棋格。每到太阳落山之际,总有一群人在凉亭里切磋棋艺。两人下棋,众人围观,煞是热闹。

公园北边有一个方形的人工游泳池,白玉栏杆围成一圈,上面有雕花图案。即使不游泳,就这样看着也赏心悦目。人工泳池旁边有整齐的农田,种的有芝麻、花生、豌豆等农作物。走在平整的水泥路面都会闻到庄稼的清香味。公园南边有个篮球场,还有个新建的广场,每到黄昏时,场内会自动播放流行的广场舞音乐,村里的大姑大嫂们听到音乐声就赶忙从家里出来扭起秧歌,跳起广场舞,一派欢乐气氛。广场西边是一道文化墙,墙上绘制了许多栩栩如生的画面。有“梅兰竹菊”四君子的水墨写意,有“信仁礼孝”的教育图片,有“中国梦,我的梦”的大型丙烯画,有健康养生的宣传图画……广场东边是一排蓝黄搭配的运动器材,荡椅、漫步机、单双杠、天梯、扭腰盘、摇摆机、握力器等整齐地排列着,供村民们平时健身用。

除此之外,小区内还建有专门的活动室和车库,供村民娱乐和使用。村民们每天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快乐地生活着。

金山新农村不仅有现代化的建筑和设施,还有一座青山守护,一池绿水依傍,真是一个原生态的山水家园。

 

《追寻》

 

此刻,我的心是温柔的,宁静的,带着一抹春暖,携着一丝和风,漫步在古色古香的村落。

这个村落位于“世界长寿之乡”——钟祥,北连世界文化遗产明显陵,南依莫愁湖国家湿地公园,名曰“莫愁村”,因楚国歌舞艺术家莫愁女生长于此而得名。

我不为大好河山而来,不为花团锦簇而来,只为追寻心中的一份闲适,一份美好,一份童年的记忆。

 

寻古

 

走进莫愁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座古朴典雅的建筑,清一色的砖墙、青瓦、飞檐。最近处的一座房屋墙面上写着“莫愁村”三个白色古体大字,与灰白色调的建筑相得益彰。房屋门窗大多深褐色,为木质结构,上面都有精美的雕花装饰。在青砖黑瓦之间,间或有几间木制亭楼点缀,给清冷的色调增添了几分柔和的气息。街道均由仿古青石板铺就,依街巷灵活地起伏转折,生动而不失淳朴,具有返璞归真之美。在这里,眼前出现的尽是古市井、老街巷。瓦市街、文昌街、南兴街、同庆街、万寿街、少岷巷、井巷……这些街巷带着古老的气息,在村落纵横交错,不熟悉路况的游客很容易迷失方向。街巷两旁店铺林立,红灯笼高悬,形形色色的旗帘随风飘扬,让人仿佛回到了古代。

瓦市街是莫愁村的一条主街,两旁尽是各地特色美食店铺,中心有个古戏台,外形为青瓦飞檐的亭屋造型,四周用深褐色木柱支撑,每天都有荆楚地方戏曲和民俗风情文化表演。徐步到瓦市街尽头,突然出现一间典雅、别致的店铺——上海女人。欣喜地进去,耳边悠悠传来绵软的歌声,直抵内心柔软之处。仔细听,原来是四十年代家喻户晓的歌曲《夜上海》。循声望去,歌声正从一个金色弧形大喇叭里钻出来,喇叭下面是一个方正的木质雕花机体。这不是旧上海的老式唱机吗?环顾店内,只见各式各样的旗袍、精致的绣花提包和老上海风情雪花膏整齐地陈列着,加上一些上海老物件点缀,让人恍若来到了旧上海。看着这店里的一切,内心欢喜之极,尤其对那些精致的旗袍爱不释手。我是一个喜爱古装的女子,不知何时,衣柜内已储存了好几件旗袍,还有几套民国服饰,至今,我对它们情有独钟。我国第一夫人也爱旗袍,经常着中国风旗袍出席各种重大活动,尽显中国女性传统服饰的独特之美。民国才女张爱玲也极爱旗袍,她的许多小说中,女主角都是着旗袍出场。张曼玉在电影《花样年华》中,二十几种旗袍装扮,不知迷醉了多少人。想到自己与心目中崇拜的女子们有同样的爱好,内心不由升起一股自豪之气。

离开“上海女人”,走进文艺街,我的目光搜寻到众多的老物件。古老的雕花衣柜、停摆的旧钟表、黑白电视机、老电话机、泛黄的老照片、斑驳的旧粮票、雕花洗脸架、老式缝纫机、土灶台……这些苍老的物件记录了过去的岁月、时代的变迁,也见证了国家的飞速发展、社会与家庭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我还看到了一个“电匣子”收音机。看着它,我似乎回到了童年,正和小伙伴围在一台收音机旁,收听新中国第一个少儿广播节目《小喇叭》,听着主持人脆生生地报着节目:“小喇叭开始广播啦!”随后,我们就可以听动人的故事、好听的儿歌了。

漫步在这个村落,我找到了许多富有民族特色的店铺,店内店外布置均是仿古风格。比如“红玉坊”“小晴手鼓”“莫愁分局”“三国总部”“莫愁伞铺”“川西老茶铺”等。“莫愁分局”和“三国总部”都是京剧人物彩塑店,店里有众多京剧脸谱和人物彩塑,生旦净丑样样俱全,人物神态逼真,衣饰亮丽,让人爱不释手。“三国总部”里展示的均是三国人物,有俊俏小生赵子龙、红脸髯须的关公、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它们穿越历史,齐聚在这个古村召开群英会,令我们这帮游人大饱眼福。  

“莫愁伞铺”顾名思义就是卖伞的店铺,可此店卖的不是普通的雨伞,而是江南的花纸伞。在伞铺门前,只见一串串红灯笼从梁枋上整齐地垂下,每个灯笼上都写有反体字“莫愁村”,给人古雅的美感。旁边一排手绘花纸伞倒悬着,像一朵朵绽放的花儿。几个旗袍女子款款走来,举着花伞在店铺前拍照留影,宛若江南女子。夜幕低垂,串串灯笼散发出橘红的光芒,伴着月色,朦胧而婉约。此时,沐浴在朦胧的灯光下,嗅着莫愁湖水的温润气息,不知怎么想到了朱自清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只是这夜色里没有秦淮河上缥缈的歌声,只有村民、旅客欢腾后的一片寂静。

川西老茶铺是喝茶、休息、谈天的处所,引入了四川的茶馆文化,用的都是些老物件。竹靠椅、茶桌、盖碗茶具、老虎灶、紫铜壶,朴素而亲切,还有跑堂的堂倌戴瓜皮帽和墨镜,穿一身长衫在忙碌。老板为吸引茶客,在馆内设有小型舞台。每天清晨,舞台上就开始了曲艺、杂耍、京剧变脸和功夫茶等表演。功夫茶表演将剑与茶融为一体,刚柔并济,让中国的传统剑术与传统茶艺在这里都得到了传扬。

慢慢地闲逛,不知不觉到了莫愁村影视基地,墙上有女演员周璇的许多大幅黑白剧照。周璇着碎花旗袍,笑吟吟的模样,是否在唱那首家喻户晓的《夜上海》呢?

莫愁村老店栉比、作坊林立,民间艺术、旧藏古物繁多,穿梭其中,仿佛置身于明清风格的古市集。

 

觅乡愁

 

乡愁是童年舌尖上的美味,是戏台上咿咿呀呀的哼唱,是老物件流淌的旧时光……在莫愁村,随处可见童年时代的美食、玩具、民俗表演和旧物件,我从这些事物里找到了童年的记忆和浓浓的乡愁。

莫愁村古街美食区极具地方特色,钟祥、重庆等地美食应有尽有。如钟祥的蟠龙菜、野生葛粉、石牌豆腐、长滩焦切、张集酥饼、温峡米酒、旧口喜饼……重庆的傻儿肥肠、邓黄粑、麻辣鸡块、重庆火锅……还有赤壁鱼糕、安陆府麻花王、糖酥桂花饺、木锤酥、水果蜂蜜酥、外婆麦芽糖、烫面粑粑、豆腐圆子等。

这些美食色形漂亮,包装古色古香,让人眼花缭乱,不知选哪种品尝。在“长滩焦切”店铺前,我忍不住停下脚步。才出锅的焦切散发出浓浓的芝麻香诱惑着我,迫切地买了一袋品尝。这焦切薄薄的一层,酥脆香甜,让我想起家乡多年未做的麻叶片,想起老家过去浓浓的年味。记得小时候过春节,老家家家户户都会在除夕前一天晚上办年货。比如制作麻叶片、翻饺、荷叶片、饼干,甚至还做麻花。这焦切与家乡的麻叶片相似,让人看了格外亲切。老家的麻叶片最重要的一环是熬制麦芽糖,糖要用文火慢慢的熬。熬到一定程度后,父亲拿一支木筷插进锅里,挑一挑熬制的麦芽糖。如果拿起筷子会牵连长长的糖丝就表示熬好了,然后将炒好的米子、芝麻、花生米倒进锅里和麦芽糖一起搅拌均匀,再用瓢盛出来倒在一个洗净的盆里,用舂米棒一点一点地压平压紧。做到这一步后,再将它们倒扣在案板上切塑成一个个长条形,等到快冷却时用刀切成薄片,就成了可口的美食——麻叶片。刚切成的麻叶子较软,等到充分冷却后,就变的很香脆。在切麻叶的过程中,会留下少许的碎末,为了不浪费,母亲用剩下的糖将这些碎末粘在一起捏成了一个个小麻球。因为是圆形,更讨我们小孩的欢心。童年时期,这美食填补了我们许多个空虚的味蕾。如今,国家出台了许多有利于农民的新政策,农村生活条件好了,农家超市里的副食品也变得丰富多样。家乡人懂得享受了,不再做工序复杂的麻叶片,也不再做荷叶片、翻饺、饼干、麻花等美食了,想吃什么就直接去超市买。因此,家乡的味道在我的生活里渐渐消失,有关办年货的记忆逐渐变淡,只有这香脆可口的滋味始终烙在我的心底。

不一会,又转到了瓦市街中心的古戏台。戏台中间有老旦正在哼唱地方戏曲,戏台旁边有一帮老艺人在敲锣打鼓、吹拉弹唱,忙得不亦乐乎。听到这古老的曲调,情不自禁想起一生迷戏的母亲。记得小时候,母亲农忙之余,经常牵着我去看戏。有时是在镇电影院,有时是在她娘家剧院,有时是在村里。童年时代,每到春节期间,较富裕的村民家里办喜事往往会请人来唱戏,一唱就是两三天,附近村民如潮流一般涌去,比赶集还热闹。村里的戏台充实了乡村人的单调生活,也是母亲最欢喜的。

随着国家经济的日益发展,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传统戏剧逐渐淡出乡村舞台。戏台的消逝成了母亲的遗憾,家乡的年味也渐渐变淡,让人的内心拥有了一份深深的失落感。而此刻,莫愁村古戏台的演出让我重拾儿时记忆,寻觅到了一份浓浓的乡愁。

为了挖掘这些荆楚地方戏曲节目,莫愁村负责人在钟祥寻找到戏曲老艺人、老演员128人,组建了五个团队,分不同时段在莫愁村古戏台轮流表演。他们为了让祖国的戏曲文化得到传承和发扬,默默付出了许多心血和汗水,这份民族情怀着实令我们感动。

台下空旷之地,我还看见了几个扎草编、吹糖人的民间艺人。草编的蚂蚱、螳螂、青蛙、蝴蝶、蛇等动物活灵活现。民间艺人吹塑的孙悟空、唐僧、猪八戒、沙和尚等人物栩栩如生。看着它们,内心一阵喜悦。记得小时候,父亲曾给我买过一个草编蚂蚱,我们小伙伴就经常聚在一起,学着用稻草编简单的戒指、手环等。偶尔会有民间艺人肩挑糖人挑子来到村里,好奇而馋嘴的我们一拥而上,开始叽叽喳喳订做糖人,然后一边等一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欣赏艺人神奇地吹塑,心里是既羡慕又佩服。

如今,在莫愁村又见到了童年时代出现过的传统手艺,看到这些传统文化艺术能在这里得到发扬,实感欣慰。

 

找莫愁

 

莫愁村因莫愁女而得名,不能没莫愁。

   传说莫愁女是湖北钟祥人,姓卢,名莫愁。其貌美如仙,爱好歌舞,是战国末期楚国歌舞艺术家。她十六七岁时被楚襄王征进宫做了歌舞姬女,由此民间歌舞走进了楚王宫廷。在楚王宫,莫愁女与屈原、宋玉、景差结识并受他们指导,歌舞技艺日益精湛。后将古传高曲融入屈原、宋玉的骚、赋和楚辞乐声中,完成了《阳春白雪》《下里巴人》《薤露》《采薇歌》《麦秀歌》等楚辞和民间乐诗的入歌传唱。曲高和寡的的《阳春白雪》因此成为千古绝唱,对后世的乐赋入歌传唱产生了深远影响。

《文献通考》云:“石城女子名莫愁,善歌谣。”这里说的石城就是郢州石城,也就是钟祥所在地。《舆地纪胜》云:“莫愁村,在汉江之西,地多桃花,春末花落,流水皆香。”其实,莫愁女居住的村庄,原名不叫莫愁村,因村里年年桃花盛开,所以人们习惯称它桃花村。后人为纪念这位绝代才女,于是将桃花村改名为莫愁村。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莫愁村就是桃花村所在地。

如今,莫愁女在哪里呢?

在莫愁村古戏楼,我找到了莫愁女的身影。你看,台上一容貌俏丽的女子正在唱民歌,清亮的歌喉赢得台下阵阵掌声,她不就是莫愁女吗?你看,盛装的土家女子正在戏台上载歌载舞,姿态优美、歌声悦耳动听,她们不就是莫愁女吗?

    在村口广场,我找到了莫愁女。你看,她正带着游客跳迎宾舞和竹竿舞。甜甜的酒窝,迷人的微笑,轻盈的身影……她不就是现在的莫愁女吗?

在莫愁村的篝火晚会上,我找到了莫愁女。你看,几个彝族少女正带着村民围着篝火跳舞。《姑娘小伙来打跳》《左脚舞》《彝族达体舞》《阿老表你要来尼噶》《月亮升起来》……一曲曲富有民族韵味的舞曲在广场上空回荡,一个个村民在彝族少女的带领下正欢快地起舞。这几个彝族少女身穿靓丽的民族服,身上的银饰在火光的映衬下闪闪发亮,红红的脸庞笑靥如花,她们就是新时代的莫愁女!

此时,我如贺梅子的一川烟草,散落在这个古村落,也尝试做一回莫愁女。于是,壮着胆子走进人群,扭动腰肢踢起腿,随大家一起舞起来。

莫愁村汇集了近50家非物质文化饮食老店、逾20位民间小吃传承大家、10大传统生态作坊等,将百余种特色风味美食与荆楚地方戏曲演艺以及能代表湖北各地传统文化的事物融为一体,成了极富韵味的“湖北民俗民艺第一村”。

莫愁村投资运营方重庆万僖公司董事长李国林自信地介绍:“莫愁村二期工程‘白雪岛’正紧锣密鼓地进行,三期工程‘莫愁西村’及‘阳春岛’也将开工建设。届时,莫愁村集‘吃、住、行、游、购、娱、体、养、学’功能于一体,满足三天以上的观光、休闲、度假不成问题。”

喝一口老家的米酒,莫愁,莫愁!

唱一支熟悉的民歌,莫愁,莫愁!

跳一曲欢快的舞蹈,莫愁,莫愁!

莫愁村,一处传承并发扬中国民俗文化的典雅之地,一个回归乡土风情的梦里老家,一处安放浪漫情怀的精神家园,一个文艺范栖息的美好处所。徜徉在这青砖飞檐的悠悠古村,浮躁的心绪变得一片宁静,我仿佛穿越到了历史的某个瞬间……

 

(通联:湖北省钟祥市荆襄西区小学